主页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团队成员引争议 人权问题惹众怒

  这次的奥运会经历疫情的一波三折,东京目前日增过千的感染人数,和日本民众的怨声载道,前几天还有运动员出逃……

  他以前是搞笑艺人,拍摄视频的时候拿犹太人屠杀当做梗,这种丝毫不尊重人权的行为引发炎上,最终他被辞退。

  除了他以外,还有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开闭幕式作曲工作的音乐人——小山田圭吾(艺名:Cornelius),也是不配担当奥运会开闭幕式工作的人。

  在7月14日东京奥组委公布的开闭幕式制作团队中,小山田圭吾成为了四个担当的音乐制作人之一。

  毕竟是全球瞩目的盛事,这批制作人员马上受到莫大的关注,被扒了个底朝天。因此,小山田圭吾在1994年及1995年接受的杂志采访也被网友翻了出来。这两篇采访内容的惊人程度一下子盖过了其他的奥运新闻,被网友疯狂炎上。

  采访里详细描述了小山田圭吾在就读和光大学附属中学期间,如何霸凌残障以及有表达能力缺陷的同学,手段残忍程度令人不忍直视。

  然而让人细思极恐的是,这篇采访充斥了大量“笑”,“大笑”之类的描述,小山田圭吾不仅毫无悔意,更以一种轻描淡写,甚至很高兴的态度说出这些事,似乎在回味和炫耀。

  当听到“有一名受害者在霸陵之后患上精神疾病,甚至试图自杀,生活一直笼罩在阴影之下”的时候,小山田圭吾竟然笑了,说:“好想见见他。我的心情就像在弹珠店捡到钱一样。”

  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东京奥组委对事件作出了回应,但却不是道歉,是“还没有确认报道的真实性”的和稀泥话术。

  之后,主人公眼看事态已经压不住了,终于出来认领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在推特上发表道歉长文。

  道歉文的大意是:为当时的行为和态度道歉,也试着联络到当时霸陵的同学致歉。虽然很多人不爽我,但奥运音乐制作人还要继续当的。

  “要是对自己行为后悔的话,早就该道歉了吧。他肯定只是想着自己的前途,从没考虑过被欺凌的对象以后的人生……”

  东京一个名为“手拉手培养联合会”的残障人士亲属组织,也在其网络主页上发表了对小山田圭吾的严正抗议:

  抗议里指责道,“无论是否有残疾,欺凌和虐待都是不能容忍的,”在奥运会和残奥会面前,“这让很多残疾人、他们的家人和参与其中的人感到不快。”

  终于,因为扛不住舆论的持续发酵,7月19日,小山田圭吾宣布辞去奥运音乐制作的职务。

  同时她表示:“负责奥运幕后制作的人员并不是逐个人指定的,而是任命一个能合作良好的团体,指定一个大概的名单。在目前阶段没有逐个人去调查……”

  像奥运这样的国际盛会,如此重要的幕后人员也没有像样的背景调查,主席这波甩锅不太合适吧。

  奥林匹克宪章明文规定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使体育运动为人类的和谐发展服务,以提高人类尊严;以友谊、团结和公平竞赛的精神,促进青年之间的相互理解,从而有助于建立一个更加美好的和平世界。

  任命小山田圭吾、小林贤太郎这样道德缺失的人来负责奥运会开闭幕式,必定无法切合以上宗旨,让奥运的庄严蒙上污点。

在线留言

© Copyright 菲彩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