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专访|哈佛教授艾利森:阿富汗将不得不自己探索“现代化”之路

  “一方面,战争中的反恐部分是值得肯定的,这不仅包括美国政府的一系列行动和美国政府由此锻炼的反恐能力,还涉及世界上几乎所有其他国家,包括中国也在反恐事业中非常积极地合作。但另一方面,美国为此花费了约 7 万亿美元,数千美国士兵为此失去生命,10倍于此的人受到永久性伤害,受战争影响的人不计其数。这是一个糟糕的、错误的转折。从这个意义上,我认为拜登总统的行为是尝试翻过这一页,是时候继续前行了。”

  2001年9月11日,美国纽约世贸中心和华盛顿五角大楼先后遭遇,举世震惊。当年10月7日,美国以“反恐”为名发动了阿富汗战争。20年后的8月30日,美国政府宣布完成从阿富汗的撤军任务,正式结束其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为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画上了句号。回顾过去20年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哈佛大学国家安全分析专家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Graham Allison)在今年9月11日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作出了上述表态。

  左:哈佛大学教授 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 右:澎湃新闻记者 蒋钰

  格雷厄姆·艾利森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创始院长、“修昔底德陷阱”一词的提出者。他的研究领域涉及核武器、俄罗斯、中国等,他尤其对中国了解至深。作为克林顿总统的助理国防部长和里根总统领导的国防部长特别顾问,他一直是国防部长顾问委员会成员,服务从温伯格到马蒂斯的每一位国防部长,对美国军事问题有十分深刻的洞见。

  艾利森曾表示:“丑陋的现实是,美国总统必须从一个没有好选择的菜单中做出艰难的选择。通过选择撤军,拜登接受了更大的风险,即统治下的阿富汗确实可能成为未来对美国进行大规模者的避难所。”

  此外,在《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一书中,艾利森系统回顾了历史上雅典与斯巴达、英德、日美、美苏等国家间规避修昔底德陷阱的过程,指出中美之间的冲突是可以避免的,力图向世人揭示中美关系破裂的危害以及潜在的解决方案。

  未来,美阿关系将如何发展?阿富汗是应“现代化”还是“美国化”?上台后,美国对阿富汗的目标和吁求是什么?艾利森教授对这些问题做出了回应。

  澎湃新闻:现在正值9·11事件20周年的时间点,在这一时间点上回顾整个 9.11事件时,您最关心什么?

  艾利森:20年来,很多人都对9·11事件和美国的撤军进行反思,实际上,大家的思考集中在一个问题上,即对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来说,是否还存在的威胁。

  我认为积极的方面是,类似 9·11事件的已经20年没有发生了。这并不是偶然的,因为阿富汗战争基本摧毁了本·拉登和“基地组织”,这对于世界反恐局势来说非常重要。我认为,如果没有这场战争,本·拉登的组织将继续从事袭击,这次战争消灭了发生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袭击的可能性,这是阿富汗战争的正向影响。

  消极的方面是,在解决阿富汗问题时,2003年,小布什总统决定攻击伊拉克,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当然,萨达姆并非善类,但他与9·11事件并不相干。入侵伊拉克这个决定显然收效甚微,甚至是削弱了美国的实力。

  一方面,战争中的反恐部分是值得肯定的,这不仅包括美国政府的一系列行动和美国政府由此锻炼的反恐能力,还涉及世界上几乎所有其他国家,包括中国也在反恐事业中非常积极地合作。但另一方面,美国为此花费了约 7 万亿美元,数千美国士兵为此失去生命,10倍于此的人受到永久性伤害,受战争影响的人不计其数。这是一个糟糕的、错误的转折。

  澎湃新闻:有些人认为美军撤军是1975年西贡沦陷的重演。在美军撤离期间,有人将阿富汗与越南进行了比较,特别是用直升机将美国国民从正在沦陷的城市中运送出去的图景。对此您怎么看?

  艾利森:只看到这张给定的图片,人们很自然会这样比较。但是我认为,这张图片没有反映出的东西,比反映出的东西多得多。

  首先,这场战争是为了使阿富汗现代化,废除的统治。而从一场失败的战争中抽身通常是很混乱的,就像美国在北越(越南民主共和国)那样,这些都是类似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这场战争注定失败,那么这场战争历时越短越好。实际上,美国逃离越南后,重新为自己定位,集中精力,能够成为一个在国际事务中更积极的参与者。阿富汗战争后,我们希望美国现在能够再次关注重点问题,这些重点问题比在阿富汗没有实现的成果重要得多。

  我认为阿富汗的悲剧是,的统治者很可能还是那个我们所熟知的,在9·11事件前“受人爱戴”的,即残忍原始的极端分子,他们不允许女孩上学,不允许女性像你这样成为主持人,不允许异见者批评政府。曾经阿富汗人享受的自由将被剥夺,这就是悲剧性的部分。一个有趣的类比是,即使在越南,政府也被市场吸引了,现在美国和越南之间的关系比越南战争前要好得多。

  因此,比较乐观的想法是,会改变统治形式以推进社会的发展,可能会有一个更成功的社会,但这只有一线希望。我认为阿富汗未来很可能将进入一个非常黑暗的篇章。

  澎湃新闻:您如何看待近年来美国与阿富汗的关系?阿富汗战争中有什么值得关注的转折点吗?

  艾利森:美国庞大的军队进入阿富汗,其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阿富汗是本·拉登和基地组织在9·11事件中袭击美国、五角大楼和世界贸易中心的地方。

  所以,如果9·11没有发生,美国有没有可能把几十万的军队驻扎在阿富汗,一待就是20年?我想,这是不可能的。美军去塔吉克斯坦的几率能有多大?或者是去库尔德斯坦、索马里、海地呢?答案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阿富汗战争的目标是摧毁“基地组织”,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这是值得肯定的。坏消息是,在这个过程中,特别是在美国进入伊拉克并且没有在伊拉克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后(这是进入伊拉克的理由),(在阿富汗的)任务变成了所谓的“国家建设”。

  建立一个现代化的阿富汗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目标。阿富汗人会想,天啊,我们要变得像普通的自由人一样了,这太美妙了。但如果您问美国人民,您希望美国坚持多长时间,耗费多少财富,牺牲多少鲜血让阿富汗完成现代化?相信5年后,大多数美国人就筋疲力尽;10 年后,他们便厌倦了这一切。现在,他们只想隔岸观火。因此,我认为,以美国的观念重建其他国家,并以军事手段长期介入的希望渺茫。说实话,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很难做到平衡。

  进行军事援助以及随后提供军事安全的帮助是可能的。但是针对的国家是需要有一定人口数量,有领导团队以及有想要建成现代国家的理念的,(这样的情况下)才是有帮助的。所以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完完全全没有希望的想法。我相信未来会发生。

  正如我们现在看到沙特阿拉伯的转变一样。沙特阿拉伯以前就像一样,仿佛处于中世纪的状态,妇女不能外出,宗教警察遍地都是,如果两个人在交谈,警察会认为这两个人走得太近。而现在,沙特当局不再这样做了。

  所以我相信,长期来看,阿富汗可以实现现代化。大多数人看到智能手机和没有智能手机的区别时,他们会认为,有智能手机是件好事;面对飞机和汽车或汽车和自行车的更迭,他们也会有相同的反应,也认为是好事。所以我认为现代化会对所有社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将不得不自己探索发展的道路。美国无法将自己的体制和观念强加给别国,特别是通过军事力量。有两个原因:首先,如果它涉及到大量的金钱甚至需要流血,美国公众不会长期支持。其次,这不太可能成功。

  艾利森: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区分。例如,我们来看中国的情况,我非常认真地研究了中国的情况,中国正在成为现代化的领导者之一,中国在某种程度上比美国人更充分地接受了现代化,至少对于一些美国人来说是这样。

  因此,中国对新事物的接纳程度,尤其是年轻人的接纳程度,比美国和欧洲都要高。

  最近,美国的表现并不好,还是有很多问题。但总的来说,美国的故事是这样的:到灾难的边缘之后,在希腊的比喻中,出现了凤凰涅槃般的复苏,从灰烬中重生。我认为这就是我对美国振兴的希望。

  澎湃新闻:让我们继续回到问题。此前已承诺不会让阿富汗成为威胁西方的基地。那么,您如何看待现在阿富汗的反恐形势呢?您认为美国和是否可能未来在反恐问题上进行合作?

  艾利森:反恐是一件麻烦事。大多数反恐行动是:找到并杀死他们或抓住他们,当然大多数时候是杀死他们。但是小布什总统所谓的反恐战争中,美国自9·11以来一直参与其中,美国情报部门和俄罗斯情报部门,沙特情报部门,以及以色列、中国等国都在合作应对。

  这是因为对于政府来说,这些组织正在策划实施大规模的袭击。而每个国家都反对,即便国家关系紧张,如冷战时期的美苏和当今的美俄,两国情报机构仍就反恐问题低调合作,这种合作比我们所知道的要多得多。这在我看来是很好的。

  在阿富汗问题上,很多人现在都在说,如果恢复对阿富汗的统治,那么阿富汗将成为“圣战”或极端分子的新圣地和的温床。我觉得这很令人费解。难道阿富汗的空气,水或者土地有什么特别之处使其对更具吸引力吗?假设我要策划恐怖行动,为什么非要选在阿富汗呢?那里交通很糟糕,食物也不怎么好。除了阿富汗,我们还可以去也门、黎巴嫩、尼日利亚,或者索马里等等。可以在世界许多地方策划袭击。当然也可以去巴基斯坦或者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一直被认为是许多的藏身之处,恐怖组织的总部建立于此。在巴基斯坦的生活也比在阿富汗好多了。所以,首先我不赞同自然环境导致阿富汗更易滋生这种说法。

  第二,我认为,美国一定会提醒阿富汗,如果在阿富汗策划袭击美国的恐怖行动,美国会发动攻击。美国在也门,叙利亚,伊拉克,斯洛伐克,以及其他许多国家也是这样做的。美国一直以来也是这样做的。

  问题是,阿富汗是否有可能成为的来源地,是否比其他国家更有可能策划对美国的袭击。我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前天,我和美国政府的人谈论这件事。他说,肯定认为,发生在他们身上最糟糕的事情是,允许本·拉登在他们一小部分地盘上运作,结果本·拉登袭击美国,美国来到阿富汗打垮了,把他们赶出了阿富汗。不得不通过 20 年的战争重获对阿富汗的控制。

  所以我觉得,他们会思考,是否要再招致一场来自美国的袭击。另一方面,这算是“基地组织”、、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和其他“圣战”分子的胜利。他们的说法是就像我们以之前打败其他组织一样,我们打败了美国人。这的确鼓舞了的士气。但且不谈是否算,总的来说,只对一件事感兴趣,即用一种传统的极端的方式来统治阿富汗。

  这就是他们的情况。没有兴趣把领土扩展到其他国家或者攻击其他国家。他们提供了一个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基地组织”出现,也容忍了它的存在。在试图赶走美国人的行动中,与他们并肩作战,他们很高兴有人能帮助他们。但我认为,在此之后,他们会考虑什么对真正有好处,我认为尽最大努力治理阿富汗才是对他们有好处。

  澎湃新闻:从2001年到现在,美国在伊斯兰世界发动了几场战争,其中有得也有失。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整个美国对伊斯兰国家的看法在过去二十年是如何演变的吗?

  艾利森:所谓的伊斯兰国家里有许多国家。其中最大的是印度尼西亚,还有巴基斯坦、伊朗、沙特阿拉伯等等。我们的关系不是与伊斯兰国家这个整体本身,而是与其中各个国家产生关系。我们和埃及的关系怎么样?与阿联酋关系如何?我们和沙特关系又如何?看看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谈判达成的《亚伯拉罕协议》,其中涉及到沙特人、阿联酋人、以色列人,这些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而美国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所以我认为美国和伊斯兰世界已经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世界上穆斯林或伊斯兰国家并不是一样的,他们之间有很多不同。其中一些试图成为最现代的国家,看看阿联酋,他们看起来就像未来国家的样子。沙特阿拉伯王储想要做什么,他想要建成现代的沙特阿拉伯,也就是将迪拜这样的成就发展扩展到其他地区。

  所以我认为,至少在我所掌握的情况看来尽管还有许多人信奉原始的伊斯兰极端理论,包括,但这种理论已不再那么具有吸引力了。在这方面,伊朗的情况很有趣,伊朗年轻人的愿望与世界其他国家年轻人的愿望非常相似,并非希望以传统的穆斯林方式生活。

  澎湃新闻:上台后,美国的政策会是什么样的?美国对阿富汗的目标和呼吁是什么?

  艾利森:这些应该还在构想中,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和有很多私下谈判。我认为如果能够采取明智举措,让在阿美国公民和所有与美国有特殊关系的人离开阿富汗,这很困难,但有可能实现。如果允许恐怖组织再次出现在阿富汗,那么我认为,美阿关系将会很不稳定。美国人仍然会对阿富汗政府压制阿富汗人民权利而深感不满,他们相信,阿富汗人也是人,应当享有权利。

  美国人是这么认为的。我可以想象出美阿的一种关系,不是很亲密,但很复杂。将为自己的未来努力。只要阿富汗不是恐怖组织的聚集地,不策划袭击美国或其盟友,我认为美国将会对事态的发展进行观察。虽然美国对对人民权利的压制不满,但也尽可能地帮助他们。阿富汗也有可能重新陷入内战,在这种情况下,情况会变得更复杂。

  Content [contId=14517568, name=专访|哈佛教授艾利森:阿富汗将不得不自己探索“现代化”之路, status=0, createTime=Wed Sep 15 20:52:55 CST 2021, updateTime=Thu Sep 16 06:45:29 CST 2021, publishTime=Thu Sep 16 06:45:28 CST 2021, ]

在线留言

© Copyright 菲彩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