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埃森哲报告: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三大挑战

  报告称,一系列基于数字能力的新产品、新模式为后疫情时代的中国经济复苏注入了强劲动力,也为后疫情时代企业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新路径。如何抓住窗口,驶入数字经济快车道,加速实现转型成为中国企业的首要关注点。与此同时,一些企业面临不少难点,导致转型缓慢。

  埃森哲于2021年3月至7月期间,对30多家企业的高管就数字化推进过程中的挑战和思考进行了深度访谈,总结出企业数字化转型得以持续推进的三大挑战。

  难点一,战略缺位,转型缺乏方向。部分企业没找到未来竞争的着眼点与商业模式。这种情况下,企业往往孤岛式盲目部署数字化,难以从数字化投入中看到价值。部分企业的数字化战略与业务发展是“两条线,两层皮”,企业发展战略对数字化部署方向的指导性差,数字化部署的重点与业务发展侧重关联弱。同时,一些企业数字化转型难以跨业务领域拓展,难以集业务合力在全集团中共同落实。

  难点二,能力难建,转型难以深入。数字化能力要能够支持企业敏捷应对、高效运营与持续创新。但企业原有的系统老旧,管理制度传统,流程复杂,数字化转型底座不牢,在原有基础上修补往往出现无法兼容的问题,推倒重建又容易对企业经营造成伤筋动骨的损失。不少中国企业还缺少数字化人才。同时,企业的数字化部署大多停留在试点阶段,由于诸多阻碍因素,试点项目与经验难以快速复制与推广,不能形成全企业全场景的数字化规模效应。

  难点三,价值难现,投入无法持续。数字化转型是涉及企业全业务、跨职能的系统性改革工程。企业只有全面部署、系统深入才能最大化解锁和释放数字价值。数字化投资见效慢、周期长,而一些企业又往往急于见到成效,用传统的绩效指标衡量转型效果,没有根据企业实际情况与部署计划配套针对性的评估体系,短期内企业会觉得数字化部署“失灵”,数字化价值常常受到管理层的质疑,数字化投资持续性弱,形成恶性循环。

  第一,战略为先,紧握业务。企业首先要解决的的是发展问题和路径问题,找到自身的竞争优势,定义未来的商业模式,明确自身转型之路,并以企业定位与业务发展战略为先导,基于业务构想设计数字化转型的愿景和顶层战略。同时,高级管理层要对数字化战略的全面理解与大力支持,建立专门推进数字化工作的团队,落实“一把手工程”。还需要动态跟踪全局及各业务线、各职能部门的数字化进程,根据不同的业务特性,制定明确的、阶段性的考核评估体系,实现从战略、管理、执行、操作到评估的闭环管控和持续优化。

  第二,云筑底座,加速创新。对于中国企业而言,上云不再是未来畅想与计划,而是迫在眉睫的要务,是数字化转型的关键。

  第三,数据重构,洞见赋能。企业要将数据转变为前瞻性洞见及差异化资产,需要展开“数据重构”行动,梳理数据资产,建立强有力的数据战略和行之有效的数据治理机制。

  第四,体验至上,全链驱动。出色的体验已不再完全由产品和服务决定,企业需要全面推广“客户需求至上”的体验文化。

  第五,智能运营,规模发展。智能化是决定运营重塑成功与否的关键能力。企业应不断加强工作流程的自动化,实时进行业务检测,以优质的多元化信息,制定数据驱动型决策,加强决策优化与预警预测,并搭建数字平台对企业运营实现闭环管控与动态优化。

  第六,生态共进,突破“不可能”。通过广泛引入生态合作伙伴,企业能够共同开展灵活运营模式,突破人才壁垒与组织边界,综合调用企业资源。企业可以从生态伙伴中获取更多元的数据洞察与人才支持,以生态合力推动业务的可持续增长,生态共进伙伴还能帮助企业激发创新,推动创意的快速落地。

  第七,多重价值,多维发展。除了创造经济价值,企业还要兼顾多重愿景,将利益相关者的福祉纳入价值评估体系,在数据治理、社会群体权益、应对气候变化等多重社会责任领域塑造全面的可持续优势。

  近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从反垄断、数据保护等多层面入手,加强了对平台经济的监管力度,这将如何影响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之路?埃森哲全球管理委员会成员、大中华区主席朱虹表示,监管举措的提出和监管力度的加强让一些企业和行业过往存在的问题得以充分暴露出来,将让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之路走得更加扎实。

  “我们在给客户做专业咨询时,会向客户提出建议,让他们看到这样一个明确的方向和趋势,要从推动实现企业和行业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进行数字化转型,并在这个过程中把监管因素考虑进去。此外,新的监管举措也会带来一些市场机遇,例如强化数据隐私保护将进一步推动数据清洗、加密、匿名化等方面的业务实现新发展,未来将有相应的数字化产品应运而生。”朱虹说。(经济日报记者 袁勇)

在线留言

© Copyright 菲彩国际